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互聯網+”引領現代農業實現新跨越

“互聯網+”引領現代農業實現新跨越

發布時間:2016-09-06 點擊次數:1573

  位于上海市浦東區大團鎮的多利農莊,是上海最大的有機蔬菜種植基地。每天下午兩點,基地負責人丁亞萍便會拿到一張第二天全市會員的蔬菜需求單,“按照客戶需求,我們4點前要完成采摘入庫,5點前蔬菜進入恒溫8℃~12℃的包裝車間。第二天凌晨4點,裝有定位系統的冷鏈物流車可在兩小時內送達全市任何一個角落。”所有流程都經過嚴密計算,可以在損耗、品質、效率間實現最好平衡。
  集互聯網、移動互聯、云計算、大數據和物聯網技術為一體的農業生產方式,與科學的管理相結合,正實現著現代農業生產的實時監控、精準管理、溯源管理、遠程控制、智能決策。當農業變得“智能”,基于數據化、在線化的新農村和具有互聯網思維的新農民也在“跨越發展”和“彎道超車”中應運而生。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提出了“誰來種地”這個問題。問題說到底,是愿不愿意種地、會不會種地、什么人來種地、怎樣種地的問題。時隔3年,互聯網技術和思維與農業農村經濟加速融合,為提升農業生產、經營、管理和服務水平不斷注入新動力。也為回答總書記的問題找到了答案,那就是新農民要成為種地的主體力量,信息化要成為種地的先進手段。
  跨門檻——“互聯網+”行動上升為國家戰略,當頂層設計與政策落實漸次展開,中國農業信息化之路前景明朗,信心滿滿
  去年3月5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李克強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時,第一次將“互聯網+”行動提升至國家戰略。將“互聯網+”作為信息化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刻改造傳統農業,成為中國農業必須跨越的門檻。4個月后,國務院印發了《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將“互聯網+”現代農業作為11項重點行動之一,明確提出利用互聯網提升農業生產、經營、管理和服務水平,促進農業現代化水平明顯提升的總體目標,部署了構建新型農業生產經營體系、發展精準化生產方式、提升網絡化服務水平、完善農副產品質量安全追溯體系等任務。
  農業信息化頂層設計在一項項政策的密集出臺中有序展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提出推進農業信息化建設,加強農業與信息技術融合,發展智慧農業;《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提出培育互聯網農業,建立健全智能化、網絡化農業生產經營體系,提高農業生產全過程信息管理服務能力;《全國農業現代化規劃(2016-2020年)》《“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也將對全面推進農業農村信息化作出總體部署。近日,農業部正式發布《“十三五”全國農業農村信息化發展規劃》,為“十三五”農業農村信息化發展指明了方向。
  搶占農業現代化制高點,將信息化與現代農業深度融合視為驅動農業“跨越發展”、助力農民“彎道超車”、縮小城鄉“數字鴻溝”的新動能,已成為農業農村工作者的共識。在部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工作中,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強調,要以發展電子商務為重點提高農產品流通效率,把發展農產品電子商務作為推動農業市場化、倒逼標準化、促進規模化、提升品牌化的重要舉措,抓好市場信息服務、試點示范和信息進村入戶,利用互聯網等現代信息技術推動農業轉型升級,實現“互聯網+”現代農業。
  今年4月,《“互聯網+”現代農業三年行動實施方案》出臺,明確了未來3年的總體目標——到2018年,農業在線化、數據化取得明顯進展,管理高效化和服務便捷化基本實現,生產智能化和經營網絡化邁上新臺階,城鄉“數字鴻溝”進一步縮小,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良好局面基本形成,有力支撐農業現代化水平明顯提升。“實施‘互聯網+’現代農業是時代賦予我們的歷史責任。”農業部副部長屈冬玉說,“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難點在農業,短板在農村,關鍵在農民。
  我們只有站上全世界互聯網的同一起跑線,以機不可失、時不我待的歷史緊迫感,以勇于擔當、奮發有為的歷史使命感,加大改革創新力度,采取扎實有力的措施,確保‘互聯網+’現代農業行動順利推進,努力縮小城鄉數字鴻溝,盡快把我國建設成為世界農業強國。”
  新農業——將天上的衛星同地上的種子聯接,將一頭生豬出欄納入全球農業數據分析系統,當數據在產業重塑中“活”起來,農業開始變得“會思考”
  春耕時節的黑龍江農墾友誼農場,播種、施肥方案的“制定者”是農機和計算機。通過全球定位系統、地理信息系統等,農機在上一年秋收作業時,定位取土樣、監測作物產量,計算機數據庫系統對信息分析后,以地圖為基礎編制播種、施肥實施程序。來年春播時,農場工人只需將數據卡插入農機監控器,借助測速傳感器等,就能按預先編制程序自動完成變量播種和施肥。整地時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自動控制的大馬力拖拉機,耕地千米誤差小于2.54厘米。
  播種如此,收獲亦如此。近日在浙江溫嶺召開的臺州市農機信息化工作會上,兩臺特別的收割機引來參會者“圍觀”。配有北斗衛星定位導航系統的收割機不僅會統計,還會管理。通過攝像頭,種植戶可以看到自家田地里,哪塊收割了多少,產量如何,稻子還未入倉,今年的收成就已了然于胸。
  信息技術、科學原理、現代裝備等現代文明成果正在對傳統農業進行徹底改造。在大數據的精準“計算”下,農業各項資源要素被優化配置,甚至連生產過程中的廢棄物都能被資源化利用實現“零排放”,曾經繁重的農事活動,代替以輕點鼠標,優雅完成。
  如今,在農業生產基礎較好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各地農墾系統以及大型國營農場,基于環境感知、實時監測、自動控制的網絡化農業環境監測系統正在普及。與此同時,在大宗農產品規模生產區域,天地一體的農業物聯網測控體系、智能節水灌溉、測土配方施肥、農機定位耕種等精細化作業已成為現實。
  與生產領域“智慧農業”相呼應的,是大數據支撐下的全球農業數據調查分析系統。7月11日,統籌了國際、國內農業數據資源的《中國農產品供需形勢分析(2016年7月)》出爐,報告中5張大宗農產品的月度平衡表以數據形式展現著市場上的農產品是“多了”還是“少了”。這標志著我國正在形成以供需平衡經濟理論為指導的農產品市場信息分布預測和發布制度。“要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源,中國農業必須建立屬于自己的農業數據調查分析系統。”農業部市場與經濟信息司王平說,“供需平衡表的發布,意味著我們正在具備越來越強大的國際市場話語權和定價權。”
  權威數據發布背后,是近些年我國農業系統建立起的強大的數據收集和共享平臺。農業部有21套調查制度、300張報表、5萬余個指標,內容涵蓋生產、市場價格、農村經營管理、農產品成本收益、農墾、農產品加工、農業資源和農村能源環境等方面,經過數十年積累了大量數據資源。通  過“金農工程”建成運行的系統有36個,平均每天信息更新量達30多萬條,現有數據倉庫存量信息近9億條。農業部建立的國家農業數據中心,基本實現了各行業調查數據的統一存儲,并與海關、稅務等部門實現了數據互聯互通。
  新農民——有互聯網思維、懂現代信息技術、能觸網營銷,當新型職業農民進入農業、回到鄉村,誰來種地、如何種地的問題迎刃而解
  孫云朵是上海大學新聞學專業的學生,本應在都市媒體中實現新聞職業理想的她,大學畢業后選擇了回鄉賣葡萄。她的“云朵葡萄”通過云朵電子商務公司線上線下同步銷售,鄉親們原本年年在豐產期滯銷的葡萄如今還沒下架就被各大水果批發市場訂購一空。同樣賣脫銷的,還有老鄉們家的笨雞蛋、笨鴨蛋、丑地瓜和純手工的地瓜粉條。
  越來越多的農民上網“觸電”,正因為能夠“觸電”,越來越多像孫云朵一樣已經走入城市的人,愿意回鄉做新農民。互聯網技術迅速發展和農村網絡基礎設施加快建設,為農民培育互聯網思維、學習運用現代信息技術進行農業生產經營奠定了基礎。目前,我國行政村通寬帶比例達95%,農村網民數量達1.9億,農村互聯網普及率達32.3%。借助信息化手段,農民實現了從傳統的單一生產者向生產經營主體轉變,懂生產會經營善管理的新型農民隊伍正在壯大。
  搭乘信息化快車,“互聯網+”已成為強農惠農、增加農民收入、縮小城鄉差距的一條現實途徑,特別是農業電子商務對農民增收的作用日益顯現。浙江遂昌縣將農業電商作為縣域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變區位劣勢為生態優勢,連續多年農民增收超全省平均水平。通過農業電商,將茶葉、豬肉、禽肉遠銷國內外,僅地瓜干從線下到線上身價就增長了4倍。甘肅成縣依托核桃、中藥材等特色產業,把電子商務與精準扶貧緊密結合,走上了電商扶貧的路子。全縣676個網店中有350個與3682戶貧困戶、13255名貧困人口建立結對幫扶關系,共銷售貧困戶農產品1120萬元,實現人均電商扶貧純收入294元。
  “互聯網+”對農業的助力,已不僅僅停留在農產品營銷層面。曾創辦了淘寶特色中國項目,如今開始試水大宗農產品電商模式的“宋小菜”CEO于玲兵說,互聯網進入傳統農業,首先要改變的,是傳統農業生產和經營中的一些“習慣”。“同樣是胡蘿卜,杭州人喜歡小號的,武漢人喜歡中號的,北京阿姨喜歡買大的。在傳統農產品流通中,收購商只把自己需要的等級挑出來收走,留下尾貨農民要么便宜處理,要么爛在地里。如何解決信息不對稱和農產品非標屬性造成的浪費,就是互聯網改造農業的力量所在。”
  在“宋小菜”設計的“反向供應鏈”上,菜販用手機終端APP下單訂購第二天需要銷售的農產品,千萬個菜販匯聚來的數據清晰顯示了各類農產品在規格、品質和數量上的需求,這些數據經由數據分析整合系統向上傳導,最終在產品供應地形成了清晰明確的產品需求單。作為“宋小菜”的生產合伙人之一,來自山東安丘的“小齊生姜”從產地直接采取了品種確定、種植過程標準化和整箱整包發售形式。不同規格的生姜從走出產地那一刻就經過了嚴格的篩選、清洗,裝在相應規格的包裝箱里,按照大數據的指引投放到有不同消費習慣的銷地市場。
  越來越多能認識互聯網力量、應用互聯網思維的“云朵”“小齊”們在鄉村出現,歸功于多年來對農村人才的培育。2014年,在農村實用人才帶頭人和大學生村官示范培訓中,農業部專門設置了10期農村信息化主題培訓班,組織各地近1000名農村信息員、村“兩委”成員、種養大戶、家庭農場主、合作社負責人等參加學習。2015年,又專門設置13期信息進村入戶主題培訓班,對全國近1300名村級信息員進行專題培訓。同時,在50期大學生村官創業培訓班中均安排農產品電子商務通用課程,對全國近5000名大學生村官培訓。2016年,在177期農村實用人才帶頭人和大學生村官示范培訓班中安排農業信息化通用課程。
  新農村——農業信息化不僅是一場深刻的生產和經營革命,當實現村務信息在線化,村民公共服務需求數據化時,“智慧農村”呼之欲出
  在“互聯網小鎮”海南省海口市石山鎮的鎮級運營中心,記者點擊觸摸屏進入綜合服務平臺,涵蓋產業、運營、服務、管理和創業等子平臺的多項應用呈現眼前。“平臺設計理念就是鎮村互聯、精準服務。”平臺設計負責人徐珍玉點開農村政務板塊,在農村扶貧欄目下,全鎮扶貧戶的家庭、生產信息一覽無余,“村級信息員采集信息后上傳至鎮級平臺,貧困戶在網上賣什么農產品,開辦的農家樂能提供多少客房都能通過電商連接。扶貧就有了針對性。”
  互聯網小鎮是海南省以信息化引領現代農業發展的一次探索,包括石山在內的10個互聯網小鎮都建立起四級協同的信息服務站點和專職信息員隊伍,55個村級信息服務中心形成了涵蓋旅游、電商、生活信息和金融服務等多個板塊的信息服務體系,與當地特色產業深度融合,軟環境和發展潛力吸引來了京東、大北農等企業的關注。
  國務院發布的《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中指出,要構建面向農業農村的綜合信息服務體系,為農民生產生活提供綜合、高效、便捷的信息服務,縮小城鄉數據鴻溝,促進城鄉發展一體化。加強農業農村經濟大數據建設,完善村、縣數據的采集、傳輸、共享基礎設施,建立農業農村數據采集、運算、應用、服務體系,強化農村生態環境治理,增強鄉村社會治理能力。這些目標,在信息進村入戶的深入布局下正逐步實現。
江西新余市下村村民王利民發現,曾經辦點什么事都要往城里跑的生活,突然變得方便多了。代繳水電網費、網購農資和日用品不說,種水稻過程中遇到什么難題,病蟲害和氣象預測信息都可以從開在村頭的益農信息社得到。
  2014年,農業部在北京、吉林、河南等10個試點省市的22個試點縣建成一批村級信息服務站。益農信息社改變了過去信息服務只靠政府部門的做法,中國電信等20多家企業積極參與,全方位向農民提供政務、事務、電子商務等服務,同時在農村尋到了商機、拓展了市場,幫助政府解決了很多長期想解決又難以解決的問題。截至今年5月底,共建成益農信息社19316個,提供公益服務273.5萬人次、便民服務8945.2萬人次,實現電子商務交易額11.5億元。未來兩到三年內,益農信息社將基本覆蓋全國所有行政村。這項重大基礎性工程將修通農村的信息高速公路,打通農業農村信息化的“最后一公里”。
  農業部市場與經濟信息司副司長王小兵道出了在發展落實農業信息化工作中的緊迫感:“‘互聯網+’的大潮已經到來,給農業實現跨越、趕超帶來了難得的歷史機遇。如果‘+’晚了就會進一步拉大差距,‘+’不好就可能落后一個時代。必須抓住機遇,順勢而為,確保‘互聯網+’現代農業順利啟航。”農業現代化為農業信息化提供了廣闊的應用空間和創新領域,農業信息化為農業現代化架起了通往未來的橋梁。“十三五”期間“寬帶中國”戰略將在農村深入實施,對未通寬帶行政村進行光纖覆蓋,同時實施光纖升級改造,邊遠地區、林牧區、海島等區域根據條件將逐步實現覆蓋。
  凡益之道,與時偕行。一場以互聯網為主要動力的農業科技革命浪潮正在神州大地蓬勃興起。我們相信,按照中央的戰略部署,在各級農業部門的積極推動下,憑借中國農業強勁的生命力和農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互聯網+”必將成為農業現代化征程上的新引擎,驅動和引領中國農業實現現代化之路上的新跨越。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charzi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