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好種子”為什么要說成是“壞種子”?

“好種子”為什么要說成是“壞種子”?

發布時間:2017-05-25 點擊次數:1423

  白皮包裝、拆包裝散賣、以“好”充“次”、“萬能袋”銷售……近期,多地曝出的假種子花樣翻新讓網民揪心。各地近年來制定高壓政策、嚴格規定,推動種子市場秩序有所好轉,然而,為何仍有那么些“花式”假種子從指縫中溜走?記者為此展開了調查。
  白皮包裝成“爆款” “拿來”主義處處現
  “幸虧假種子被查出來了,否則種下去,到時沒收成可咋辦?”安徽省滁州市來安縣水口鎮村民馮清鳳前段時間更換了水稻種子搶種下去,如今看著秧苗長起來長舒一口氣。今年春節后,她家通過朋友介紹,從滁州一農資公司買了45斤沒有正規包裝袋的散裝稻種。“每斤比市場價低20元,我圖便宜就買了。”
  像馮清鳳一樣買到這種種子的還有100多戶,她們是一起銷售偽劣種子案的消費者。今年3月,滁州市公安聯合當地農委破獲了這起案件。據辦案民警介紹,涉案犯罪嫌疑人在外地進貨后,拆開正規包裝后對種子進行散裝,僅從1月18日到2月26日,他們就已銷售了5000斤左右。這種白皮包裝是無品牌、無正規包裝、無標簽的“三無”種子,按我國種子法第49條的規定,種子種類、品種與標簽標注的內容不符或者沒有標簽的,屬于假種子。
  “如今這種白皮包裝都見怪不怪了。”長期從事農資打假維權的民間人士李鑫說,按我國種子法規定,以非種子冒充種子或者以此種品種種子冒充其他品種種子的,也屬于假種子。此類“拿來”主義的假種子在基層屢見不鮮。
  比如以“好”充“次”:一些不法分子通過非法途徑收購或生產暢銷種子A,將它們裝進自己公司通過審定的但銷量不好的種子B的包裝袋內。“去年有人擺在市場上售賣的是他自己的品種,農戶買了后袋里裝著的卻是我們公司的種子。”安徽一家種業股份有限公司水稻事業部部長孟凡東表示,“裝著我們公司種子的畝產量1500多斤,而自己種子的產量才1000斤。”
  “萬能袋”銷售也是新變種之一。記者了解到,有的種子包裝袋印有廠家信息、經營許可證信息,但沒有品種信息,沒有標簽,缺少的內容由經銷單位自己操作。“ 萬能袋 銷售現象比較多,一般是生產基地和經銷單位聯手操作的。”安徽一家大型種業有限公司打假維權負責人王如強說,“只要買個噴碼機,他需要什么樣的種子,通過自己的噴碼機噴上即可。”
  嚴規遭遇“軟”執行,網民稱種子玩假農民“背鍋”
  假種子為何花樣翻新?各地反映執法往往不夠嚴厲,有的執法人員沒有完全按照法規條例辦理,或者避重就輕,有很多不了了之了,起不到震懾作用。
  “在農業綜合執法過程中,發現假種子難度很大。”滁州市瑯琊區農業綜合執法大隊負責人表示,種子經營戶一般不擺在臺面上賣,而是直接和農戶打交道,有的直接送貨上門,執法人員上門執法時很難抓“現行”。
  違法成本低也是其根源之一。地方執法人員反映,國家的一些嚴格規定在基層執行不了。“在執法中,種子法要求 重罰 的出發點是好的。”皖北地區一個產糧大縣農委農業綜合執法大隊負責人說,但是假劣種子違法事件多發生在縣一級,賣農資的經營戶就是幾間房子,“他賣了50公斤種子,你查到是假種子,本該處以幾萬元罰金,但是對方門一鎖你罰誰?執法難度太大。”
  執法力量薄弱。一位市轄區農業綜合執法大隊負責人表示,全區負責種子執法的就他和種子管理站站長兩人,可區里僅掛上招牌的農資店就有30多家。“我們還承擔很多其他工作,食藥安全、種子、肥料等都要管,分身乏術。”
  對于種子市場的監管,諸多網民表現出擔憂。網民“無盡樂呵呵”說,由于農資產品往往要在使用較長時間后才會暴露問題,一旦受害,損失難以挽回,首先“背鍋”的就是種糧農民。同時也挫傷科研人員育種創新積極性。
  今年3月,農業部發布通報稱,2016年8月,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農業行政執法大隊接轄區經營戶舉報,稱從安徽凝聚力種子有限公司購進的“中旱209”、“旱稻1號”、“旱稻502”三個水稻種子給農民造成損失。經鑒定,其純度不合格,屬劣種子。經核實,其銷售的三個批次水稻種子12120公斤,造成2000余畝水稻減產20萬公斤、經濟損失49萬余元。
  網民還擔憂,假劣種子橫行擾亂市場秩序。網民“打傘的魚6666”稱,一個做品牌玉米種子的縣級代理,這幾年開始做套包種子,而且生意不錯,若真假種子同時“面市”,易導致“劣幣驅逐良幣”,使正常的市場秩序大亂。
  嚴打!假種子要無縫監管
  記者采訪了解到,在多地曝出花樣翻新的假種子后,各地種子監管部門開始行動起來。如安徽省決定自5月至10月在全省開展種子市場專項整治行動,嚴厲打擊制售假劣種子、套牌侵權等違法行為,整頓和規范種子市場秩序。
  業內人士建議,將種子按照特殊流通領域商品看待,創新監管方式,凈化市場。全面摸排梳理種子亂象,對癥下藥嚴加整治。細化相關法律法規,讓發現、查處有法可依,發現侵權造假達到一定標準、額度的,將其列入市場“黑名單”。
  “創新監管方式,變被動查處為主動出擊。”一位縣農業綜合執法大隊負責人呼吁,應重視縣一級打假維權這個主戰場,配備精兵強將,加大明察暗訪力度,變被動接受舉報查處,為主動出擊尋找線索。同時可探索異地交叉執法方式,并健全農業、公安、市場監管等部門協同作戰機制,共同織密市場監管網。
  有業內人士指出,種子法修訂后,種子審定放寬了,監管短板凸顯。很多信息不能互通互查,各地審定的品種不能互通有無,出現“掛羊頭賣狗肉”現象,需要相關部門通過技術手段打破這種信息壁壘,做到全品種網上可追溯可查詢。
  “與利益損失相比,種子侵權造假對于創新的積極性與動力的影響更大。”民建安徽省委副主委趙皖平認為,育種創新需要長時間的積累,十年甚至更長時間都未必有結果,所以穩定長期的支持機制尤為重要。
  “應出臺相關扶持政策,按照示范推廣面積,給予育種單位一定數額的創新補貼。”孟凡東建議。李鑫等指出,部分科研院所作為種子品種創新的重要力量,要打破各自為戰、彼此封鎖的尷尬局面,建立起一種良性的共享機制,形成齊頭并進的創新格局,盡力消除種子侵權造假的生存土壤。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charzi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