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今日要聞 > 玉米不能成為第二個“大豆”

玉米不能成為第二個“大豆”

發布時間:2016-04-18 點擊次數:2188

  實行了9年的玉米臨時收儲政策取消之后,價補分離的新機制如何建立?農民收益如何保障?為此,本報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
  “上游注水過高,下游產業就沒法發展了。玉米收儲制度改革對整個產業鏈是利好消息。”北京工商大學經濟系主任倪國華分析說,玉米價格長期處于世界“高地”,扭曲了包括玉米加工、生豬產業等市場,也對居民消費物價指數造成影響。
  通過市場化改革把整個玉米產業鏈搞活之后,既擴大社會整體需求,還會把一部分不具備競爭優勢的生產者擠出去,讓真正有優勢的種植戶留在市場中,這有利于提升玉米產業的競爭力。
  在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看來,改革的重要目標是形成玉米價格的市場形成機制。通過市場機制引導農民調整種植結構,他估計,玉米種植面積的縮減情況,將會在2016年玉米季之后形成一個比較明確的趨勢。
  然而,玉米價格下降,對農民收入和國家糧食安全都是不可忽視的因素。
  “東北玉米跟著國際市場價格走,玉米價格可能要降到0.7-0.8元的區間。”李國祥預測,在這種情況下玉米種植戶難免要承受一部分損失。“玉米價格還得往下走。”中國農科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員王秀東也持相同的判斷。
  “重要的是,要給農民一個出口,讓農民有更多選擇。”李國祥提醒說,不種玉米之后種什么,要有充分考慮。同時也要防止國際價格波動、低溫自然災害等多重波動對國家糧食安全的沖擊。
  而對于補貼的發放,李國祥特別強調,補貼的金額要讓農民種糧不吃虧,種糧積極性不受打擊。補貼發放方式必須認真考慮,這里面有很多復雜因素。“財政補貼的資金只能以承包地登記面積為依據進行補貼,但實際情況是,很多地方的實際種植面積遠遠超過登記面積,據東北某地反映,個別地方實際種植面積可能比登記面積超出40%。”李國祥說,種糧大戶的土地是流轉來的,有土地的不種糧,種糧的沒土地,補誰不補誰,這是擺在地方政府面前的現實難題,要避免補貼發放引發矛盾。
  關于補貼方式上,倪國華也指出,按面積補存在開荒地、測不準等現實問題;按產量補又難以避免出現“轉圈糧”的問題;而直接按照糧食直補的方式,雖然易操作,但是在保障種糧積極性上可能出現偏差。他提出,要綜合考慮各種補貼方式的優劣,既要防止財政走入“燒錢的悖論”,也要防止價格巨幅波動導致農民的更大損失。
  “補貼太低,起不到保障農民利益的目的;補貼太高,又會成為國家財政包袱。”玉米不能成為第二個“大豆”!在王秀東看來,玉米新政之后,仍需要一攬子的配套政策措施。
  “政策要有彈性,要充分考慮到東北農業生產的現實情況。東北大部分農機都是跟玉米配套的,種其他作物相關社會化服務跟不上來,農民短時間內是繞不過這個彎的。”王秀東說,對于這一問題,必須采取綜合手段,不能只看到改革的必要,而看不到現實困境。
  王秀東建議,要以種植合理成本作為補貼標準,盡量保證農民種糧不虧。最好是把出路想在前面,把各種困難都考慮進去。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charzi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