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托普云農農系設備網 > 行業動態 > 綜合農事服務:與土地規模化同等重要的降本增效之路

綜合農事服務:與土地規模化同等重要的降本增效之路

發布時間:2016-05-27 點擊次數:2008

  編者按在當前我國大宗農產品價格明顯高于國際市場的背景下,降低農業生產成本、提高生產效率和農產品競爭力變得尤為緊迫,這正是我國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倒逼因素和主要內容之一。培育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發展綜合農事服務業,不僅能提高農業投入品利用效率,降低生產成本,還能提高經營效益和競爭力。近兩年,有不少農資企業在探索嘗試,廣西田園的做法頗具代表性。他們采取培育專業化、全程化的綜合農事服務體系和縮短農資供應環節的辦法,為促進農業降本增效、提升競爭力提供了一條新思路。

育秧

插秧

 施肥

烘干

收割

打藥

  種著500畝水稻、100畝玉米的鄭桂文,是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種糧大戶中頗具代表性的一位。對于鄭桂文來說,去年年景不算好,忙活一年,算了算最后只剩了四五萬塊錢。在老鄭看來,種糧已經進入微利時代。“人工從40元漲到了現在的80元一天,種一季稻谷包括耙地、育秧、插秧、灌水、種子、農藥、化肥、收割再到烘干的投入,加上地租成本超過1000元。風調雨順時每畝能賺二三百塊,天旱或蟲害嚴重的年景也就能賺100多塊。去年因為天旱產量不高加上價格低,玉米不僅沒盈利還虧了本。”

  和鄭桂文一樣,不少種糧大戶面臨著盈利艱難的處境,甚至是踩著盈虧平衡點在種地。在當前我國大宗農產品價格明顯高于國際市場的背景下,降低農業生產成本、提高生產效率和農產品競爭力變得尤為緊迫,這也是我國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倒逼因素和主要內容之一。

  近年來,廣西田園生化股份有限公司依托自主創新的高工效施藥設備和低容量、超低容量施藥技術,動員培育所服務的全國4000多個縣級農藥經銷商、5萬多個鄉鎮零售商建立打藥隊,并在水稻種植區探索打藥隊面向所服務農戶,集成提供工廠化育插秧、機收、烘干等綜合農事服務,為促進農業降本增效提供了一條新思路。

  1

  社會化服務水平是決定種植效率的關鍵

  為何我國大宗農產品在種植享受補貼、價格比國際市場高出不少的情況下,種糧還是難賺錢?對此,廣西田園生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衛國有著自己的分析和判斷。

  “中國農業高成本、低效率的成因主要有三個:一是因高企的房地產價格拉高的地租,二是農事作業服務專業化、社會化、全程化、跨域化程度低,三是農業投入品經營體系環節冗長、效率低下以致農資成本過高。”李衛國告訴記者,以前大家對種植規模超過1000畝的大戶寄予厚望,近年來,隨著棉花、玉米降價,土地流轉大戶虧本已經不再是新聞。這也說明了,土地規模化經營不一定就能有效降低農業成本,提升農產品的國際競爭力。

  李衛國曾專門做過一個調研,他發現,一個種植規模1000畝的大戶,相當于一個年營業額不到200萬元的小微企業。在缺乏社會化服務的情況下,大戶要自行運營諸多環節,管理上有極大的難度,這就導致大戶所種的地往往難以得到有效的管護,產量會低于散戶。而且,大戶需要自行購置全程化機械,投資大,使用季節短,農機使用效率又難以發揮,需要負擔昂貴的農機折舊成本、投資成本及管護成本。此外,高企的土地租金,再加上現有的種子、肥料、農藥、農機等農業投入品經營體系環節冗長,效率低下,導致大戶賺錢艱難。

  對于種植散戶來說,在缺乏社會化服務的情況下,由于土地規模小,不值得也無力購買昂貴的農機,只能靠人力辛苦作業。在勞動力價格日益走高的趨勢下,種地對有打工機會的散戶就更加缺乏吸引力。

  李衛國認為,農業社會化服務水平才是決定種植效率的癥結所在。相比于南方水稻種植區的雙改單、撂荒等現象,北方小麥—玉米區土地少有撂荒,就是因為北方農業服務社會化程度較高,整地、播種、收獲基本實現了全程機械化。也正基于此,廣西田園從培育專業化、全程化的綜合農事服務體系和縮短農資供應環節兩方面入手,試圖打開農業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的通道。

  2

  高工效藥械助力農資經銷商轉型植保服務商

  賣了多年農資的四川綿陽縣經銷商陳天宇,從去年開始,在20多個鄉鎮組建起了打藥隊,目前作業面積超過6萬畝。之所以發展這么快,廣西田園提供的高工效施藥設備功不可沒。

  “老百姓自己背噴霧器打藥1畝地要兩桶水,需要近半個小時,我們用低容量噴霧技術的‘大黃蜂’噴霧器打藥,一桶藥液13分鐘就能打3畝地,1個人能頂6個。”陳天宇告訴記者,“我們用藥更精準,可以比農戶少打一次藥,用藥量能減少三分之一。農戶自己買藥一畝地就要25元,我們連藥帶打一畝地只要23元,所以今年好多農戶都主動來找我們。”

  不少專業化統防統治組織都面臨著施藥設備投入大、機手難找、盈利難等問題,但陳天宇沒有這些擔憂。廣西田園提供類型多樣的高工效施藥設備,可買也可以租。以“大黃蜂”為例,1年只需要400元錢租金。他們請村里種植能手兼作打藥隊員,為周圍鄉親提供打藥服務。

  “兩季作物輪作要打七八遍藥,一個人1年輕輕松松打1000畝次的地,夫妻兩個人光打藥的收入就抵得上種地了!”陳天宇告訴記者,今年他在這塊兒的收入至少超過10萬元。

  2015年起,廣西田園大力動員合作的經銷商轉型為植保服務商。“農藥渠道商轉型為植保服務商以后,將農藥流通環節壓縮一層,加上作業服務帶來的收入,盈利空間可提升40%~60%,這就為降低農藥價格、讓利種植業者打開了空間。在‘農藥企業—打藥隊—農戶’的新模式下,農藥產業鏈實現向農戶降價30%成為可能。”李衛國分析說,專業化植保服務商可以實現病蟲害防治的專業化,避免農藥濫用。同時,他們還會主動控制用藥量,節約成本,避免現有體制下零售商為牟利開大藥方給農戶導致的農藥過量使用,可形成農藥減量的治本機制。更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給專業化植保組織提供的設備上安裝了可以自動記錄用藥種類和施藥位置、軌跡的信息化實時回傳監控系統,能及時有效提供作業農田的用藥數據,解決農產品用藥記錄追溯問題。

  專業植保組織要成功運行,必須要有高工效的施藥技術和設備作支撐。為此,廣西田園重點開發了低容量和超低容量施藥技術,可以把用水量降到原來的六分之一到百分之一。除了植保無人機,他們還開發投產了多款單人日作業能力50~80畝的低容量背負式噴霧器,價格低廉,靈活機動,適合一些專業植保組織成立初期資金實力弱、業務規模小的情況。

  去年,廣西田園已扶持建立700多支打藥隊,投放100多架無人機和3000多臺新型低容量背負式噴霧器,完成作業100多萬畝。而扶建打藥隊,只是廣西田園轉型布局的第一步,接下來還要培育延伸育插秧、烘干、收割等作物全程社會化服務。

  3

  綜合農事服務為農業生產節本增效

  包地種糧這些年,鄭桂文攢了不少農機家底:10多臺拖拉機、2臺插秧機、3臺收割機、1臺烘干機,前后投入100多萬元,占了鄭桂文生產成本的大頭。以往這些農機除了他自己種的五六百畝地用,還會給周邊的鄉親提供農機服務,但作業畝數有限,設備利用率不高。

  今年有所不同,鄭桂文和廣西田園、聚豐米業合作,帶著兩臺插秧機和31萬現金入股綜合農事服務聯盟項目,用于提供水稻工廠化育秧、插秧、施肥、打藥、烘干等服務。兩臺插秧機不光在當地服務,還能打個時間差調運到桂林等地作業,1臺插秧機一季至少多干600畝,光這一項,老鄭就能多掙1萬塊錢。

  老鄭同時還是這個項目的客戶和員工。他的稻田購買育秧插秧服務,可以享受每畝60元的補貼,稻谷烘干也比市場價便宜20%。他帶著工人進行插秧作業,每畝可以有40元收入,最后根據利潤和入股比例還可以分紅。保守估計,老鄭里外里可以節本增收3萬元。

  老鄭心里還有一本賬:“以前自己浸種育秧得四處雇人,還要緊盯天氣和秧苗,擔心又操心。自己的烘干機只夠烘10畝田的稻谷,還得雇十個八個人晾曬,碰到下雨根本來不及收,稻谷著了雨影響質量,價格一壓下來就得少賣幾萬塊,那就虧大了。”所以,參與這樣的綜合農事服務聯盟,讓老鄭省心又多賺,真正得實惠。

  同鄉的另一個種糧大戶吳貞文也和鄭桂文一樣入了股。他把打藥也交給了廣西田園,帶藥加飛防服務每畝135元,比市場價便宜了近30元,打藥質量也有保障。算上育秧插秧、烘干這塊節省的成本,每畝地一季可以為吳貞文減少成本近100元。

  除了廣西賓陽,在安徽銅陵、江西上高、湖南懷化等地,廣西田園正在探索為農戶提供包括育插秧、施肥、打藥、收割、烘干在內的全程農事綜合服務。“如果只從事植保服務,作業季節短,打藥隊員賦閑時間長,人員工資壓力大,這也是專業化統防統治難盈利的一大原因。所以,集成更多服務項目,把人員、設備更多地利用起來,才能攤低成本,提升生存競爭能力。”李衛國分析說,以廣西的水稻為例,每畝每年提供全程產品及服務可以創造營業額800元。一個水稻區的綜合農事服務商如承攬1萬畝土地,一年可實現800萬元的營業額。

  廣西田園構建的“農博士農事服務聯盟”,本意就是要打造一個農機設備租賃與跨區域調配、配套農資及使用技術推廣的平臺,提高設備使用率,為打藥隊拓展綜合農事服務業務提供支持。以工廠化育秧設備為例,之所以難以推廣,就是因為設備成本太高,服務2000畝大田的一個育秧工廠,整套設備要投資60萬元,每年使用一次,僅折舊費和財務費用就需要分攤18萬元;而育秧工廠現在可以從聯盟僅以每次9萬元的價格租賃使用,“農博士農事服務聯盟”通過跨區域調度,利用不同地區的作業季節差,可使育秧設備一年在國內周轉四次,收益率自然大大提高。

  “實踐也印證了,全程化、社會化農事服務體系可以提供專業化高效率的農事作業服務,大幅降低勞動成本、設備折舊和財務成本。同時,一個多能的農機手在不同季節從事不同作業,可有效降低單項作業的人力成本分攤,降低農業的人力成本。”李衛國認為。

  “催生、培育農業服務專業化組織應放到與推動土地規模化同等重要的位置。”李衛國建議,專業化、高效率的農事服務可以大幅降低農業勞動投入的成本和管理難度,降低作業收費標準30%~40%以上。同時以服務為載體,將農資銷售模式壓縮為“廠家—綜合農事服務商”,可降低農資價格30%~40%。這使得種植大戶種地管理變得簡單而低成本,而那些既不愿意流轉土地、又因打工沒時間耕種的散戶可將農作物的耕種收管全程托管給農事服務組織,既增加收入,也減少土地撂荒。

  對此,李衛國有一個形象的比喻:“智能手機集成了過去手機、呼機、商務通、MP3、傻瓜相機、導航儀、計算器、手表等眾多工具的功能,從而為消費者節省了大量成本。綜合農事服務業的發展和普及也將為農戶集成農藥、種子、肥料、耕作、收割等農業投入的功能,同樣將大大節約農業成本,提升中國農業的效率和國際競爭力。”


最新案例更多>>
熱評新聞更多>>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2018 http://www.charzi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浙ICP備09083614號-62 GoogleSitemap
聯系電話:0571-86056609 86059660 86823770 86054117 86055117 傳真:0571-86059660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399號